さちば、古い光陰よ.
再見,舊時光。

唯希°

我的相片
刁蠻任性、被寵壞的蠢孩子。
青春一去不復還,每天只有一次清晨。

我抱著浮木,在茫茫大海中期待一葉小舟出現。

8.21.2016

2016年8月21日

我想有時候有些場景總會重疊著發生的吧?比如說那農曆七月開花的樹,又或者那時那刻我們就那樣無所顧忌地坐在路邊閒談。

就是那樣一個夜晚,野狗躺在一邊睡著了,時不時還會發出大聲的喘氣聲,對面有隻貓高雅地躺在一邊,橘紅色的燈光就這樣照在它身上,我們說哎狗狗好蠢哦。

大半夜了還是會有車子經過,Z問欸會不會等下車子突然停下來就把我們擄走啊?大概就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吧,有多少輛車子經過了呢,我們也就沉默地看著它一閃而過。

有些物是人非了吧,但我突然想起了中學的某個時期。那時候和錡就那樣無所顧忌地坐在校門口前,天知道我們在幹什麼呢?而天知道我們倆一直以來都在幹什麼?

今年的農曆七月有些特別,大家似乎都沒任何顧忌了,就那樣大半夜地到處抓小精靈,大晚上了一群人聚在mamak檔鼓掌唱國歌。

希望大家都好好的,這大約是最好的祝福了。

8.08.2016

花總會開的呀。

2016年8月6日的午後,坐在車子里拍下車前的這麼一棵樹。我無從確定它是什麼樹,並且對於它會開花這件事,感到有些小驚喜,覺得生活似乎更為美好了些。

現在是農曆七月吧,中學對面也有一排樹,每逢農曆七月便會開花,似乎有點詭異。然而沒有人告訴我它們是什麼樹,它們為何開花,又為何在七月開花,只說好邪呢。

但生活中有太多無解的事情了,所以,你又在煩惱著什麼呢?

現在是大一的第一學期,才過了僅僅10個星期,就又改變了對未來的想法。當初為什麼會選擇來這裡呢?這依舊是個有趣又值得思考的問題呢。

然而這十周內最大的發現是,原來我是“女性主義者”,甚至是個“大(此處需重音)女性主義者”。有生以來第一次被貼上這麼厚重的標籤,是該作何反應才好?

罷了,就靜待花開吧。

4.03.2016

【雜談】天氣,曬衣,洗衣之類的吧。

最近天氣熱得可怕,今日踩著拖鞋掃墓,回到宿舍洗腳的時候才發現腳掌留有痕跡,中間有條白道,把腳掌分成半,還挺搞笑的。

週五或週末窩在宿舍的時候我挺喜歡這樣的天氣的。把浸泡在肥皂水的衣服刷刷衝衝,拿到陽台上曝曬,看它們在風中擺動,看它們逐漸變乾,等把它們收進來時,我喜歡它們身上陽光的味道。

內衣物除外,我是在去年末才開始自己洗衣服的。我喜歡看水面上的那堆泡沫,喜歡水龍頭流出來的涼水,除此之外就沒什麼喜愛的了。我不確定自己在這幾個月洗了多少次的衣服,但我想應該沒有洗得特別乾淨的衣服吧?

再關於天氣,上課日遇上現在的天氣是讓人害怕的,塗上再多層的防曬膏也沒有用,皮膚依舊被熱辣辣地發疼。有時候覺得自己就快要中暑了,但騎著騎著,已經過了那小斜坡。

之前養仙人掌的時候我喜歡把它放在窗台邊曬太陽,偶爾想起它了再把它拿進廁所里滴幾滴水。那一段時間過得挺開心的,因為又找到了自拍的另一道具,另,替仙人掌拍照這件事也挺有趣的,見證成長嘛。

不過後來它死了。

因為家裡沒人受得住這天氣,客廳裝了臺新的冷氣機,而我每星期回家,午間總是窩在沙發上吃冰棒吹冷氣,晚上刷手機刷到眼睛流淚才摸黑溜進父母的房裡,躲在小角落吹著冷氣睡覺。

我一直覺得這是個不太好的習慣,人似乎被冷氣機養的越來越嬌,越來越懶。

前幾日天氣似乎轉涼了,可今天天氣又變糟糕了。我在清明前和朋友碎碎唸,說清明時期天氣熱得異常可怕,就連太平那老常下雨的城市都整日明朗,太挫人的精氣了,怪不得路上行人欲斷魂呢。

天氣真的糟糕得可怕。

(唉,與其說雜談,倒不如說是胡扯。)

【雜談】開車。

在說開車這件事之前,不得不說學車這件事。

大約是在一年前的時候學車準備考駕照,等訓練中心修整好裡面的道路,距離考取筆試已經三四個月了,證照過期了,母親和中心的人說了幾句,才又免費更新了。

當時已經好長一段時間沒有接觸所謂“學習”這東西了。每一次學車前都倍感壓力,沒有一樣事情是記得清的,想要乾脆地放棄,永遠坐別人的副駕駛座或者擠巴士擠輕快鐵好了,多方便,是吧?可那櫃檯后可鎖著母親的錢呢,而且似乎沒人願意讓我坐副駕駛座。

考得一塌糊塗,勉勉強強及格了,執照都還沒拿就跑到金寶上學了,因此又荒廢了好幾個月的時間,依舊蠻橫地窩在副駕駛座,又或者癱倒在後座,父母親氣急了,大哥回來的時候訓了一頓,可是那時候我已經從金寶開了一次車回家呀(雖然速度和駕駛方式讓母親一驚一乍的)。

是直到了這學期才開始比較多的開車,大哥回來便逼著開車,又在車里碎碎唸的,恨鐵不成鋼似的,歎了一聲又一聲的氣。

上星期再次開車回家鄉,回想一百時速依舊甜在心頭,可這事沒必要告訴別人,因為在別人眼裡不過是小事一樁罷了。(另,當日非常安全地超車了。)

嗯,大概大學四年是不會有機會開車到處奔走了,還是乖乖地踩自行車吧。

所以對於開車這件事,有機會再慢慢談吧。

4.19.2015

壹。
三月學校假期間和家人一塊到檳城旅遊。站在炎日下,我只想窩在旅店內吹冷氣,看一整天的俗氣喜劇。我睡在軟墊上,位置夾在兩張雙人床之間,舒服得使我不願醒來,仿佛回到小時候,和哥哥們睡在父母的房裡,一起數著零加一等於多少。

在旅行中買了幾張明信片,坐在車里才想起似乎沒有適合的收件對象。送個空白的明信片給人會不會讓人覺得這個人怪怪的?唔,不過漂亮的東西還是獨佔起來好了。

這趟旅行中令母親感到遺憾的是升旗山上的一座路牌不見了。我們一家人曾經在那路牌拍了一張照,現在怎麼找都找不著,哥哥笑說都廢鐵了,還收著幹嘛。

貳。
啊哈,一月立下的願望清單依舊沒達成任何一項,今年果然又是只說不做的另一年。

叁。
上個星期第一次開車,指導教練說話內容快得我無法吸收,到底是要怎樣泊車?下一次的練習是落在下個月呢,父親笑說我學車和考車的速度真慢。

我和母親說,我只想擁有一輛beetle,再坐一輩子的副駕駛座。

拾。
前幾天繳付了學費,這幾天一直以為學號尾數是38,還一直高呼自己這麼三八,連學號也好三八,結果剛剛才發現尾數是48,烏龍搞得太莫名其妙,太三八了。萬幸的是和施伶的學號只相差一個數字,課程安排或許接近,可遲遲無法點進時間表還是有點擔心。

對於即將各奔東西的各位,愿我們平安,健康,并保有一顆椰子般的心。

伍。
老爆炸終於要回歸了,我告訴母親我等了他們三年,等到我中學畢業好幾個月了他們終於要回歸了,母親只是淡淡地說沒錢了,要出來騙你的錢了唄。

是啊母親你怎麼這麼神機妙算呢(´艸`)女兒我就是要拿最後一個月的工資送給老爆炸呢(o゜▽゜)o☆[BINGO!]

陸。
(o゜▽゜)o☆[BINGO!]